印尼華人基督教會聯會

PERSEKUTUAN GEREJA-GEREJA TIONGHOA DI INDONESIA
COMMUNION OF CHINESE CHURCHES IN INDONESIA

神恩滿溢的母校 東南亞聖道神學院六十年院慶

Author : 第一屆校友 黃彼得 | Thu, 13 September 2012 - 12:29 | visits : 1141
peter-wongso-small.jpg
黃彼得 牧師

19528201955615

一、創辦母校的恩典。

中國人到東南亞移民的歷史約有千年之久,多數帶著民間信仰而去。十九世紀的歐洲宣教運動,注重中國大陸。到1950年,因為中國政權改變。宣教士才轉向在東南亞華僑,及原住民的宣教事業。

    1951年,神的忠心僕人計志文牧師在聖靈的引導下來印尼的椰城,萬隆及棉蘭開佈道會,多人蒙恩得救,教會領袖注意在印尼開辦中文神學院,以訓練當地教會所要的傳道人。所以向計牧師提議辦神學院。

    在棉蘭市的佈道會中,有百人得救重生。有廿多位青年接受聖靈的呼召獻身要事奉主。筆者是其中的一位。在重生的第二天即向同胞見證基督寶血赦罪的救恩,因聖靈的同工,有人樂意接受耶穌為救主。這叫筆者得到引人歸主的喜樂。然而個別引人歸主的速度很慢。正為這事禱告時,早晨送日報的人將報紙送來,突然想到,如果將福音印在報紙上,或印一份福音報隨報送到定報的閱戶,這豈不是很快將福音隨報紙送到訂報的讀者手中。因此與教會的牧師和同時奉獻的青年商量這事,所以在19518月中旬就出版第一期福音報。因為向人作見證和發行福音報月刊,發現自己對聖經的認識很少,必須進神學院去深造。所以去信請求計志文牧師來印尼創辦神學院。

    19525月接到計志文牧師由萬隆來信,告知已與幾位教會領袖向印尼政府司法部屬下的公正人處登記,開辦神學院與聖道教會的基金會,請我8月中旬到萬隆上課。於是我預備結束在棉蘭的生意工作,820到達萬隆計牧師的住所。那是一座很大的住宅。當時我心想計牧師有這麼大的住宅,那麼神學的校舍一定有相當的規模。因此我請計牧師告訴我,校舍在那裡,以便去安頓。那知計牧師競回答我,院舍正在禱告中。這就是說沒有校舍。於是我立刻問神學院必須的第二個問題,那麼老師有幾位?計牧師停了一會,才回答說,教師陣容也正在禱告中。這也就是說還沒有老師。我更忙不及待再問,那麼學生報名很多麼?計牧師握住我的手說:「黃弟兄,你是第一位」。當時我覺得神學院根本不存在,那麼計牧師為什麼請我來上課?他看到我的彷徨失望,立刻說,弟兄我們跪下,同心向神禱告,求全能的神,施恩的主按祂的旨意賜我們神學院需要的院舍,老師和同學。計牧師迫切禱告約半小時,後叫我也迫切禱告。在聖靈的感動和引導,我們二人禱告近3小時。最後計牧師叫我一起唱 「主恩實在更多」這首詩,並獻上感謝的禱告,相信神已垂聽禱告。所以我是1952820成為東南亞聖道神學院的第一位學生。

    次日早上計牧師帶領我為校舍,教師和同學禱告。早餐後一起去拜訪美南浸信會五位宣教士。他們是計畫在1953年於三寶瓏開辦印尼文神學院,所以用一年時間在萬隆學習印尼文。見面時,計牧師說明我們神學院有學生來了,但沒有老師,請他們幫助。起初他們稱要專心研究印尼文,沒有時間幫忙。但是神賜計牧師智慧,說:「你們有老師,還沒有學生;我們有了學生,但還沒有老師;請你們沒有學生的老師,來教導我們沒有老師的學生」。禱告後,他們答應幫忙一年。

    1952912,神為我們預備一座住宅,價值七萬五千盾,分三期還清。於是在買賣房子公證人辦手續,並付第一期款項,同時立刻著手修理,清潔,並購買住家用具等。這時莊淑靜來報讀神學。3日後,由勿裡洞來了黃雅各報名讀神學。所以九月十九日開學有3位同學,8位老師。(美南浸信會五位,計牧師,高淑貞老師,和傳秉鋒牧師。P.H.PAW)。

    三禮拜後,計牧師前往泗水,瑪琅佈道會,10天后回來,又帶來蘇元三,羅平任,楊紹程三位同學。所以有六位同學。

    19531月開學,又來了6位同學,史馬太,林金陵,莊淑貞,麥敬賢等,所以有十二位同學。計牧師稱我們為十二位使徒。

    19536月,計牧師邀請在澳門聖公會的許公遂牧師來負責院長。又請陳終道牧師,內地會戴禮文(David Benley Taylor)牧師,曾霖芳牧師來教書,浸信會的五位老師搬去三寶瓏開辦印尼浸信會神學院。

    620的休業禮,學院派我去錫江中華基督教會實習10個禮拜,其他同學也安排在爪哇各地教會實習。我在錫江教會實習期間,除了教會經常聚會,也舉行一禮拜的佈道會,蒙聖靈同工,有數10人得救,也有奉獻事主的信徒。同時我對東印尼華人靈魂有負擔,並禱告求主帶領作開荒建立教會的使命。

    19539月開學時,神又差來5位新同學。在萬隆的院舍太窄小,所以尋找更大的房子。到了耶誕節仍找不到。因此學院決定搬到瑪琅市。

二、遷移瑪琅建校的恩典

神學院要遷去瑪琅的原因是:在195210月東爪哇泗水與瑪琅教會的領袖建議計牧師在瑪琅辦基督教中小學。那時瑪琅中華中學遷到新校舍,要將舊校舍出賣,所以在神的安排一請王實銘夫人擔任校長,於19531月開學。19541月份我們去瑪琅時,發現神學院與中小學在一起不合適。神卻為神學院預備在IZEN區的青年會宿舍(YMCA)是雙層樓房,可供30人住。也有大的客廳,可供崇拜,上課,三餐飯廳之用。

    神看見我們信靠祂的心堅定,所以又預備一座在KASIN區的一塊有四千八百平方公尺的地皮,上面已蓋了一座煙廠用的大房子。3年之久,因為周圍居民反對,而不能使用。因此在朋友的介紹下,用35萬盾購買。經過修建宿舍,辦公室,廚房等,於19548月搬進去使用。

    1954年暑假,我蒙棉蘭衛理公會教區長葉恩漢牧師之請,去蘇北衛理公會的十個城市教會舉行佈道會。我是戰戰兢兢靠聖靈的帶領和同在,前往帶領聚會。有數以百計的同胞蒙恩得救,有信徒得復興,有青年人奉獻事主。也有來神學深造的,一切榮耀歸主。

    9月份回學院時,看見新校舍,有七位新同學。當時曾任江蘇省江南大學的校長章力生博士,於1952年在三寶瓏蒙恩得救,所以計牧師請他來擔任宗教比較學和哲學教授。內地會又加派Miss Mabil Williamson魏文英教師來幫助。又從香港請嚴雅各牧師來教舊約書卷。神學院在豐富的恩典與眷顧下逐漸形成。

    1955615,神學院舉行第一屆畢業典禮。黃彼得,黃雅各,莊淑靜,羅平任四人領神學文憑。畢業典禮有各教會領袖,牧師約200人參加。身為畢業生,身上負有重大的使命和責任。如何為神作見證,如何叫眾教會和青年人認識聖道神學院。所以學院安排我在:東爪哇,中爪哇和西爪哇14個城市舉行佈道奮興會,余瑞生同學與我同往,在講印尼話的僑生教會擔翻譯,3個多月的行程,因聖靈的帶領同工,和母校師生同心用禱告支持。還有聽過我講道的信徒也為我禱告,所以每次上臺講道倍感有力。有人得救,有人得復興,教會聚會人數增加。這一切都是主自己在工作,我只是蒙大恩有份參與,願一切榮耀頌贊盡歸於主。

    黃雅各畢業後在瑪琅聖中擔任宗教主任。莊淑靜回萬隆福音堂任女傳道,羅平任則去美國浸信神學院進修。

    母校為了造就各教會的青年,所以自19567月起:每年舉行全印尼華人教會的青年進修會。每次有三四百人參加,邀請主重用的講員。加上充分的準備,盡力的禱告,每屆都經歷聖靈的同工。不但大部分參加者清楚重生得救,不少青年奉獻自己給神使用。

三、與各地教會建立美好關係的恩典。

一間神學院要有健全的存在與發展,必須與各教會建立美好的關係。這樣,學生可以從各教會送來。畢業生也可以到各教會去服事。教會在經費上,禱告上可支援神學院的需要。教會有困難,也可以得到神學院方面協助解難。

    所以母校自第一學期開始,就派學生週末在萬隆,椰城,及附近城市的教會幫忙。1953年夏天起,就派同學到教會作為期2個月的實習。以後每學年結束都派同學去不同教會實習。同學在實習期間,不但可以實用在學院所學習的聖經真理,同時也使教會從學生實習的表現中去認識神學院。

    依靠聖靈的同在同工,教會對同學的實習表現,大多數有好的評價,並提早約定明年再派同學前往實習。過了幾年,要求派同學前往實習的教會越來越多,常常不夠分配。

    六十年代多數校友都成為駐堂牧師或傳道,且各位校友都很愛護母校,在教會的公禱中必定為母校禱告,或報告母校近況。特別母校舉行各種培靈會,進修會,校友牧養的教會都會鼓勵信徒參加。這也促進教會的信徒對聖道神學院有更多的認識,甚至以神學院是屬靈的家。

    六十年代末,就有校友在他服事的教會開辦神學院,訓練該地區的青年為傳道。並將母校訓練同學靈命生活,事奉心志,和與人相處的原則也帶去。並且與地區各不同教會建立友好的情誼。活出在基督裡都是一家人的關係。漸漸淡化宗派之間的隔膜。

    六十年代初,母校老師開始翻譯一些宣教學的參考書,如翻譯加拿大多倫多民眾教會(People Church)的主任牧師史密斯(Dr Oswald Smith)所著的八本宣教書籍在香港出版。在聖靈的帶領和感動下,海外華人教會領袖就注意向外宣教和開荒的使命是主耶穌的心意。因此60年代下半期起就有國際性的超宗派的宣教會議,在香港,新加坡,馬尼拉,臺北等地舉行。1976年,第一本中國內地會的宣教學者賈禮榮博士(Dr Herbert Kane)所著的「宣教學概論」中譯本出版。就贈送給19768月在香港舉行的第一屆世界華人福音會議的與會者。不久後再出版賈禮榮牧師其他五本宣教有關的書籍,成為推動各教會宣教的參考書。因此,各國的華人教會開始認識東南亞聖道神學院。並為母校禱告。

    建立友好關係,和保持長久友好關係,不是人的力量能作。這一代的人有美好的關係,下一代的人就不一定有美好的關係。所以必需倚靠永活的主耶穌在每一代的信徒和教會領袖之間工作,將祂永遠不變的愛放在各方面信徒與神學院當局的老師心中。並靠聖靈將神的愛不斷澆灌他們(羅55)。才能保持長久友愛的關係。

四、免受政府政策改變而關閉的恩典

每個國家的政府政策,常因人事更替,或環境改變。都會頒發一些新的條例來管理國民。印尼也不例外。1955年印尼政府傾向左派政策,到1958年中期,為了反對荷蘭殖民地留下的條例,頒發命令沒收荷蘭銀行,和各大商行。同時也封閉親臺灣國民黨的社團與學校。這命令是由各地軍區司令部執行。當這命令來到東爪哇軍區司令時,司令召東爪哇宗教局基督教科長Rasjid牧師,要宣佈封閉東南亞聖道神學院的命令。神賜Rasjid牧師智慧。他回答司令說:聖道神學院開辦到現今已經6年了,該校的一切事情我都清楚知道。這學院是國際性的,有美國,英國,澳洲各國的教授,在西方國家的教會也知道這學院的情況。如果我們下令關閉,必會引起西方國家的反對。這是關係我們印尼國家在西方的名譽。最後他向司令保證要負責看管聖道神學院。就這樣,母校得以保存下來。過後Rasjid牧師向我們報告這消息。全校師生滿心喜樂,向又真又活的真神獻上無限感恩的祭。並且立志要專心好好研究聖經真理,裝備自己一生給神使用。筆者19582月返母校服事,所以對這事件知道的清楚,也記得很清楚。並立志靠神的恩典善用每一天光陰,教導同學,並順服聖靈的引導去作開荒佈道,建立教會與基督教聖道中小學的使命。

    1960年起,左派在印尼的勢力迅速擴大。中文學校和社團,報刊都在左派人士手中。報刊常發表反對基督教的文章,左派學校的學生在1963年至65年常示威遊行反基督教的行動。當時全校師生每天都當作「最後的一日」。真不知明天如何。我們真經歷神的同在和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。

    1965930,印尼共產黨發動政變,2天之內,就被右派的將軍蘇哈多所鎮壓,並宣佈共產黨為非法政黨。許多左派人士被捕下監,不少華僑離開印尼回中國去。

    19664月中旬,印尼政府下令關閉全印尼一千多間的華文中小學。母校是中文教學的學院,蒙神特別的保守沒有被封閉。但是我們面對的問題是:中文學校沒有了。再四,5年就收不到懂中文的學生,那不是也要關閉麼?這事是必須早日作好準備的。於是我請全校師生迫切禱告。經過3個月專心尋求神的旨意。使徒行傳第十章九至四十二節,彼得見異象,神要他向異族,異文化中去宣教的事一直在筆者的心中。聖靈告訴我,聖道神學院必須改變用印尼文爲教學的媒介,同時要接受印尼民族的青年來這學院造就,這樣全印尼各民族,各地區就是我們事奉的物件。最後我順服神的旨意,全體老師都認為這是神對母校前途的指示。所以1966年底的學院通訊宣佈這消息,19678月份,神引導卅多位受印尼文教育和印尼民族的信徒來報名就讀。如果我們不順服聖靈的啟示和引導,於1967年改用印尼文授課,並接受印尼民族來學習。母校於七十年代就會關閉,我們的事奉也就停止。

    母校有以上二次關閉的危險,但因神的恩典,我們竟然平安地渡過。願一切榮耀,頌贊盡歸與祂。

五、訓練接班同工作更大事奉的恩典

主耶穌在與門徒分別之前,祂說: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我所作的事,信我的人也要作。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。因為我往父那裡去」(約1412)。

    當我在母校念書時,我背誦這節經文。思想多時,真不敢相信。門徒能作主耶穌所作的事,已很不錯了。那能作比祂更大的事?在1955年春天,聖靈終於賜我悟性明白其意義。在第十節耶穌說:「我在父裡面,父在我裡面,你們不信麽?我對你們所說的話,不是憑著自己說的,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作祂自己的事」。這就是告訴我們。主在門徒裡面作祂自己的事。所以門徒能作主所作的事。至於作比主更大的事,那是指空間與時間而說的,主耶穌在世工作的空間只是巴勒斯坦,時間共有三年半多,而門徒工作是直到地極;時間是二三十年甚至五六十年。如使徒約翰。並且直到主再來。

    這給我們看見主耶穌對門徒的胸懷,祂召門徒跟從祂作傳天國的福音,叫信的人得聖靈的重生。這批接班的門徒要作比祂更廣大更長久的工作。因為她復活後以屬靈的身體與門徒同在,同工,同勞苦,賜他們所需要的恩賜,智慧,口才,適應力去完成救人類聖工。

    所以在母校畢業前,我靠主的恩典立志,要訓練我的學生,或信徒作主耶穌所作的事,以及作比我更大的事。

    19561月,我在棉蘭衛理聖經學院任教,以及19582月回母校任教。我都向這目標禱告,求主興起比我更有聰明智慧,更靈巧活潑,能擔當更大使命的青年信徒奉獻給主,來神學院受造就,將來可以作比我更大的事的傳道人。在訓練期間逐漸將更難的事奉交給他們去作,並在適當的時間交棒給他們。

    在過去60年的經驗,有時我們経禱告,看好某些人才可以接班,但不久後他們卻得神另外的引導去開創新的事業。以致不得不再迫切祈求神自己預備接班人。果然神憐憫我,在1988年預備好接班人。我就立刻辭職,將母校的事奉責任移交給高立恩牧師。但我仍然以校友的身份一直爲接班人禱告直到今日。

    90年中期,高立恩院長對我談及什麼人才接他的職,我提議好好為這事禱告,求天父指示合祂心意的人才。1996年中,高牧師來電告知盧國強牧師離開他事奉的崗位,可以與他聯絡來院服事麽?盧牧師於80年代在母校進修時,就表現他的靈命,生活,與處理事情的能力和恩賜。所以約定盧牧師夫婦來母校當面交談。我也回母校參加。在五天的會談中,他們夫婦完全接受母校的各種規章,特別在經費上也是憑信心藉禱告仰望父神及時的供應。會談後仍無最後決定是否來母校。97年初,盧牧師來電告知清楚是神的旨意要他們回母校,而母校也與董事會討論並禱告。最後決定盧牧師來母校先當教師。999月份的董事會中,高牧師提議請盧牧師任副院長。2000年八月的董事會正式請盧牧師任院長。高牧師退休後,仍任教母校並聘為榮譽院長。盧院長在這12年的任職期中發展在Tidar Atas的新校園購買,建新校舍,於2007年母校五15周年舉行奉獻禮。學生於20118月份已達300人,教師已增加到30位。並在椰城開設服務中心,開辦D.MINM,MIN課程,幫助教牧同工再進修。

    神是聖道神學院的主。祂創辦,祂帶領,祂呼召青年人來受造就,祂選召合祂心意的僕人來教導學生,祂揀選合適的人才當院長,祂不斷呼召各教會領袖擔任神學院的董事,共商學院的發展。又感動眾信徒和各教會數10年不停地以禱告,奉獻財務支援神學院的需要。這一切都見證神豐盛的恩典。我們只有謙卑地將一切榮耀盡歸給祂。

    人是有限的,有時間的有限,能力體力的有限,如果沒有早日預備接班人,即使有人才也不肯移交,那麼神聖的工作,就會因自己年老衰退而衰退,那是件極可惜的事。

    感謝慈愛信實的父神,祂有豐富的恩典,母校六十年來就經歷祂說不盡的恩惠。筆者只簡述上面五點,讓各同工,各校友,以及所有的讀者都能一生體會,經歷神說不盡的恩典。並將一切榮耀頌贊盡歸給祂,直到永遠,阿們!

 

有關相片請參閱 相片夾 Gallery 東南亞聖道神學院六十年院慶

 

 

See Also

jQuery Slider

Comments

Top